棋盟欢迎您

棋盟合伙人,真实小故事

我今年61岁了。20岁开始教书,从乡村到镇里,最后调到县里的中心小学,一教就是40年,去年6月份终于告别了大半辈子的讲台,最后收拾好自己的教具、备课本、教科书等离开学校的时候,可以说是泪如泉涌。这个我一直赖以生存、引以为豪的身份,终于画上了句号。

QQ截图20200430013837.png

同为教师的老伴还要两年才能退休,我突然变得不再忙碌、不再围着孩子们转,而且又不用带外孙,生活好像失去了方向,漫长的退休生活不知道怎么打发,看电视、玩电脑、像年轻人一样盯手机、买菜做饭……每天周而复始,老伴说可以培养一个爱好,比如我一直比较喜欢的书法,每天坚持练练,加入书法协会什么的,比如也可以和小区里的邻居们打打麻将,以前不是嚷嚷着没时间打牌吗……听了老伴的话,于是每天上午写写书法,做做家务,下午午睡后就去小区的麻将馆打打麻将。


但没过多久,便实在觉得这样的生活索然无味,发微信问女儿可以做点什么。女儿回复说:“爸,你就在家里好好休息,都工作大半辈子了,好不容易退休了,别那么折腾。”我回复说:“咱们退休人员也需要成就感的。这样太没意思了。”结果过了两天,女儿又给我发微信了:“爸,我问了周边的同事朋友,他们说可以选一两种你们老年人或是教师需要的东西代理,到微信卖卖看。”


我想了很久,其实我们老年人最怕的是孤独、空虚,没有圈子,没有目标,害怕在慢慢的寂寞哀伤中离开这个世界。如果有一种东西能够把老人们聚集起来,大家都能在其中找到快乐,就是最好的。


我考虑了很多产品,比如保健品啊、仪器啊等等,结果发现只有“娱乐”最符合这种需求。但是,广场舞,我不会;唱歌,我不在行;乐器,一样都不会……好像就只有麻将,是我比较擅长的。于是考虑开个麻将馆,娱乐身心。结果到网上一搜关于麻将桌方面的信息,居然看到很多手机麻将代理的信息,不需要房租、麻将桌,只要有一个手机就可以代理,投入非常少,利润却很可观。最重要的是,不论距离远近,可以聚集一群和我一样的老年人在一起,游戏里还可以聊天、视频等等,一边玩一边聊聊天,正符合我的初衷。


我怕是骗人的,便又发微信问女儿女婿,他们说:“现在是有很多手机游戏代理,比如麻将代理、斗地主代理,应该不是骗人的”,“老爸,你要找一个可靠的正规点的游戏,不要随便选了”,“可以看看他们的官网啊、公众号啊,就可以看出来是不是正规的”,“而且你要下载游戏自己玩一下,看游戏画面做得怎么样,稳不稳定”……女儿女婿叮嘱了我一大堆,生怕我被骗了。


我按照女儿女婿的指点,在网上一一对比,最终选择了“筑志游戏”。我是湖南岳阳人,棋盟便是从岳阳发展起来的,现在也慢慢辐射到了全国,咨询了客服,看了公众号里的成功故事分享,我对此很有信心。棋盟代理,是房卡式棋牌代理,通过消耗的房卡来赚取“差价”,除了差价外,代理们还有底薪、提成、额外提成,利润还是很可以的。代理的门槛也很低,300元购买了100张房卡,就正式加入筑志代理行列了。


当了这么多年教师,最大的收获便是公信力和谆谆善诱的本领。教师的身份让我在很多人面前都有一种公信力,觉得可信;三尺讲台,谆谆善诱,也练就了能说会道的本事。对于做代理,可以说是我独特的优势吧。


于是,我依照客服的指引和攻略,谆谆善诱地把最熟悉的、最爱玩麻将的一群人拉入到我的“棋盟玩家圈”里,两个多月的时间,玩家数量实现了从1到100的增长。发展玩家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,不是一蹴而就的,不能急,一急就容易出错,容易被嫌弃。


最原始的玩家,当然是小区的邻居、退休的老师、没退休的老师、同学朋友,以及近亲远亲;除了我自己这部分的圈子,还有老伴、女儿、女婿他们认识的麻友们,也被拉入了我的圈子里,只要有了一定的基数,扩展起来就很快。


慢慢的把这部分最可靠的玩家维护好,稳定下来,便是发展别的玩家,我称为“生玩家”,毕竟最原始的玩家有限。在客服以及女儿的建议下,我开始加粉。通过我的微信群,比如社区团购群、老年艺术群、我们村的群等等,加里面的一些群友,然后经营好我的朋友圈,慢慢的发展“生玩家”。


有时间的时候,我还会在我们县的地方论坛、贴吧、棋牌论坛等等,发一些广告,也时不时有“生玩家”通过这些渠道来加我。

做棋盟代理,花甲之年万元收入-棋牌代理官网

2018年2月开始,加上我的退休金,月收入基本过两万,超过了女儿、女婿的收入。在我这个年龄来说,真的很难得了。小区里有几个小伙子都跑来跟我学习,今年,他们也开了代理,做着双份职业,拿着双份收入。


很多人说,我年纪这么大了,还能把这份手机棋牌代理事业做得有声有色,特别还是一份互联网+时代下的新兴事业。毕竟,很多老人连微信都不会玩呢。


其实任何一份事业都不分年龄,只要有心,谁都可以成功。


分享到: